改个id

脆皮鸭文学爱好者

内销,内销多好啊。
我把你捡回山门,为你洗净灰尘露出白净脸颊,换上粗糙但结实的衣裳。你扯着衣角,怯怯喊我师兄,我便摸摸你的头以示安抚,替你系上弟子令牌。
我告诉你,华山弟子,就算穷困潦倒,就算食不果腹,也绝不与鸡鸣狗盗之辈为伍。死也要死得一身正气。
你眼中半是向往半是懵懂,唯有将剑招铭记。
再后来你长成少年,谈笑间露着鹰击长空的桀骜。我在长风驿坐着,笑着给你递上一壶烈酒。身旁是形形色色的人打马而过,而你眼中只有我。
你说这次下山认识了很多新朋友,倾诉着琐碎杂事。而我会一一听完,笑你幼稚,递给冻得搓手的你一碗胡辣汤。
而当你穿上霹雳衫,新入门的弟子都会叫你师兄。你抱剑走过,不太老实的师弟师妹也会乖乖收敛。你站在金陵街头,会有姑娘红着脸问你能否共赏烟火。你将锋芒收敛,笑道已有心上人。
可师弟,江湖险恶。金陵的烟花之地藏污纳垢,你可要小心。
你将头埋在我的颈间轻轻磨蹭,呼吸炽热。明眼人一瞧便知你中了这么药。
那么师弟,可要师兄替你纾解?

评论(6)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