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个id

脆皮鸭文学爱好者

耶比耶比耶

白衣凌云:

问道才师叔是个冷得出奇还直来直去的人。


宋师兄是个逃早课晚课的惯犯,可即使如此,他也不敢正大光明的在闻师叔面前溜达,能绕则绕,哪怕是要猫着腰过太和桥。


若是闻师叔醉心于习剑温招,没有注意到还好,一旦被发现了,绝对是放下剑提起来就往课堂处走,最后再把人扔到门口,在一众弟子略带惊惧的目光中,曰:“好好学习。”


可是要说不喜欢闻师叔的,又说不上几个,连宋师兄也能在问起印象时,也会挠着头来一句:“闻师叔其实挺好的。”


“那闻师叔哪里好?”我追问。


“师叔他酒酿的特别棒!”


宋师兄刚要开口,黄师兄突然出现搭上了宋师兄的右肩,笑嘻嘻地凑过来,又把我拉到了身边,“顾师弟,帮忙做个课业吧?我可以给你尝尝闻师叔私酿的桃花酿!”


“可以吗?”想起酷爱酒的华山好友,我立马答应了黄师兄,却没看能到最后狡黠的眼神。


在我围着整个武当转了三四圈,打了不知多少个前来踢馆找茬的不速之客,有下山买了东西提回来后,已经累的气喘吁吁,满眼金星了。


黄师兄在和几个致虚一脉的巡逻师兄闲聊着什么,笑得满面春风。——莫名有些生闷气。


不管怎么说,这酒是拿到了吧?


望了望已暮霭沉沉的天际,我擦了擦额上的汗滴,接过了黄师兄手里的酒坛。


“拿好了啊。”


趁我不注意又在我头上按了一把,黄师兄才脚步轻快的走开了。


也是后来我才知道,刚入门的我是不需要做这个的。
……


接过酒坛,我那华山的朋友迫不及待的拆了封,杯碗樽也不见拿出就端起尝了一大口。
“怎么样?”


在我满怀期待的目光中,他鼓了鼓喉结,将酒坛放到腿上。


“好淡啊,味道。”


“这是桃花酿的啊…”当然不会太浓。


“啊?我们为了抗寒都喝烈酒的,很烈那种。哦,还有胡辣汤!”


面带几分嫌弃的说罢后,又端起来咕噜咕噜连喝了好几大口。


而我就这样眼睁睁看着他,还念着等会儿去哪玩。


出神间,楚临渊已经放下了酒。


“不过,味道还挺好?”他笑笑,把酒坛随手搁到了一边,“你们武当的酒吗?”


看着已经见底的酒坛,我愣了愣,才堪堪反应过来,立刻拍桌而起,把凳子往后一踢,差点将桌子掀起来。


“楚临渊啊啊啊我还没喝呢!!”


“绝交了!!!”


“诶诶诶我错了不要打我头!!打肿了师姐会笑话我的!”


“我现在就挖坑把你埋了!!”


——
@猪棒子骨汤 楚临渊
@猪棒子骨汤 最帅华山
@猪棒子骨汤 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

热度(16)

  1. 改个id白衣凌云 转载了此文字
    耶比耶比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