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个id

脆皮鸭文学爱好者

一个沙雕段子

我有一个武当朋友,人帅多金,才华横溢,就是脑子不太好使。
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还是个高冷道长。那时候我在金陵的酒馆摸鱼等香帅。喝了点小酒,我的狐朋狗友就准备撺掇着我去搞事。

李四道:“试问哪个江湖少侠没个年少轻狂的梦呢?”

王五道:“看到那边的讲故事老伯了吗?他正看着你呢,你若是大胆地上,下一部话本主角就是你了!”

李四道:“听说云梦的姑娘尤其喜爱话本里的那种邪魅狂狷美男子。”

!!!云梦姑娘!!

我道:“苟富贵,定不相忘!!”
虽然那时的我并不知道其实是女装癖的云梦公子比较多。

于是我朝着“邪里风”的方向,迈开了第一步。
这个时刻具有历史意义,我当时想着。

我邪魅狂狷地捋了捋头发,邪魅狂狷地理了理衣领,邪魅狂狷地一掀袍角,在李四王五惊恐的摇头晃脑比手势对口型之下,邪魅狂狷地坐在了一个看起来特别像白豆腐的小公子旁边,邪魅一笑。
我伸手搭住他的肩膀,无视李四王五貌似很惊恐的挤眉弄眼,冲他露出一口白牙。
我说:“小公子,借点钱呗。”
这小公子长得还挺好看,做一个邪魅狂狷的预备邪里风,我就摸了把他的头发。

嗯…好像,被我忽略了什么……
我看着他头上的道冠,酒醒了一大半。

我:…………
他道:“斩无极。”
我:????!!!

然后他把我从金陵追到了江南,最后还是路过的胡铁花前辈救了跳进水里的我。

然后我就缩回了那只踏上邪里风之路的脚。
我觉得我还是适合做个正义豪侠,苟富贵必相忘的那种。

可谓是不打不相识。

——————

我回山上第二天,账单就跟着到了,理由是我划坏了他冰蚕丝织的衣裳。
华真真师姐气到发抖,连着三天叫我去陪齐无悔师兄喝酒,冷死个爹。

说起华真真师姐,那可是我们华山的珍宝,整个门派的财政都要靠她来打点,一个铜板掰成两半花的人才。
多少武当的梦中情华。

她对我们最常说的一句话是:“啥时候回来啊,好多活等着你干呢。”
听说暗香弟子每天回去做课业都是因为宁宁师姐说想他们了。
…………我不信!!

但门派核心总会有些压力,要靠外力来排解。
比如现在她说我论剑时被对面打得哇哇乱叫太丢人了,现在看着我伤眼,就把我赶到山脚下等香帅飞鹰说要送来的新师弟。
可我觉得是因为我顺了她一碗胡辣汤。

——————

楚香帅可真爱往各大门派塞人。

我抱着酒壶有一口没一口地灌,齐师兄也在旁边蹲着。
看来他又和风无涯师兄闹别扭了。
每次他和风师兄闹别扭,都要来这装乞丐蹲师弟,还要装不认识我们,光明正大地把入门弟子秘籍提前两个时辰发给师弟师妹。
还一脸神秘地天天说“不要和别人说见过我。”
往往师弟师妹还啧啧称奇,甚至心里树立起齐师兄的高大光辉形象。
啧,戏精。

我俩相顾无言了好一会,我清了清嗓子,道:“老…”板娘来碗酒。
话音未落,齐师兄凶神恶煞地打断道:“嘘!我不认识你!”

……????
丢人!!!!

——————

华山很冷,华山山上很冷,华山脚下也很冷,不一会功夫又下起雪来。我紧了紧身上碎空衫大开的衣领,抖了抖。
刚入门的弟子衣服都比我厚实。
欲语泪先流。

然后新的师弟就被车夫送来了。
然后齐师兄果然眼疾手快缩到一边歪眼斜眉地喝酒了。
然后师弟果然对他大感兴趣上前讨教了。
然后我果然就被忽略了。
然后一群背剑匣的武当道长果然就远远地过来了。
然后那些武当弟子果然开始出言不逊大打出手。
然后他们果然又被新来的剽悍小师弟打退了。

然后老板娘果然就拽着我说要我赔她摊子。

我看着齐师兄尾随小师弟上山的猥琐背影,把从华真真师姐那里顺来的胡辣汤推给旁边那冻成狗的武当朋友,我道:“哦。”

老实说,我至今都不明白这是个什么鬼流程。

我好悲伤,我在雪中吹肖邦。

——————

然后在一片此起彼伏的碰瓷声中,我抠了抠自己的钱袋,看了看我的武当朋友。
他感受到我的意图,斜眼看我道:“楚临渊,你是穷死了吗?”
我道:“啊——”

他面无表情道:“楚临渊,你是想死吗?”
我摇摇头,面无表情地站起来,理了理衣裳,选中他。
我道:“啊——”
他道:“妈的。”

皮这一下非常快乐。

快乐的结果是我被按在地上交出了陪了我三年的打了十六个补丁的仅剩七十四个铜子的钱袋。

可能是我被埋在雪地里的样子太过凄凉,也可能是怕我帅气的面庞受伤,下一秒我那陪了我三年的打了十六个补丁的仅剩七十四个铜子的钱袋就被扔在了我旁边。

果然武当的小道长都是善良的。

他道:“啧,穷鬼。”

……算了,我收回刚才那句话。

——————

他道:“楚临渊你起不起来。”
我:“…………”
我看着他道袍上镶的宝石,我接着道:“啊——”

——————

然后他一脚踩在了我背上。
我:…………

接着他碾了碾。
我:????

然后他开始在我身上连环蹦。
我:……!!????

我道:“顾岑鹤,你把我肋骨踩断了。”
他停了,低头看我,震惊道:“不是吧,你这么脆?”
我道:“假的。”
他:…………

接着,他三段轻功跳起,重重砸在了我身上。
我:!???
“顾岑鹤!你把我胡辣汤吐出来!!”

评论(4)

热度(29)